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紅色經典 > 紅色旅游 > 正文
 
紅色經典景區——張山頭
2020/11/20 10:19:52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全國有300處紅色旅游經典景區,福建武夷山便占有7處:武夷山赤石、大安紅色旅游景區,閩北革命歷史紀念館、坑口革命遺址、武夷山市上梅暴動、閩北紅軍中醫院及嵐谷革命舊址。“閩北紅軍中醫院”經典景區位于福建武夷山市洋莊鄉小漿村張山頭自然村

  張山頭曾經是一個平靜的小山村,可是當張山頭的紅軍醫院被關注,當缺子凹上那彌漫過戰火硝煙的戰壕不再被叢林掩映,當戰壕附近的無名烈士陵園被發現,張山頭已不再是一個靜止的名字。

  追尋張山頭的紅色記憶,我們找到了方志敏夫婦探望傷病員留下的足跡,在饒守坤中將還原的戰斗場景里,我們似乎看到了缺子凹上黃立貴師長猛虎下山般殺敵的身影和陳一政委血灑陣地的壯烈豪情。當一根根的紅飄帶在翠竹的掩映下飄起,凝望著青磚、編號、紅飄帶,也許你我都無法平靜,這其中究竟有著一段怎樣的歷史與情懷呢?

  在紀錄片《無名的豐碑》里有這樣一個催人淚下的場景:閩北獨立團團長潘驥的孫子——潘迪淵撕心裂肺地喊出了:“爺爺!你聽到了沒有,爺爺!就是這梭駝揚三個字害得我們整整找了兩代人了啊!”兩代人的找尋終于完成了這份遲到了80年的祭奠。然而潘迪淵父親的遺愿,還是留下了遺憾,因為1343座紅軍墓,都沒有墓碑,只有編號,無法辨認哪一座是屬于他的爺爺,潘迪淵只帶走了一捧黃土來告慰父親。然而這一場景的背后有著一段怎樣的歷史與故事呢?讓我們一同走進紅色旅游經典景區——張山頭。

  一、閩北紅軍中醫院

  “閩北紅軍中醫院”位于武夷山市洋莊鄉小漿村張山頭自然村,距離武夷山市區25公里。現有農村居民26戶,126人,長期居住在該村守護這片紅土地的居民有10余人。

  這座純樸的小山村——張山頭,就是當年的閩北紅軍中醫院所在地。閩北紅軍中醫院舊址座落在張山頭東北側,南北盆地直徑500余米,這里海拔大約760米。

  張山頭閩北紅軍中醫院是武夷山革命史中,有記錄的最早的紅軍醫院,應該是第二次上梅暴動后才有的,到了1931年4月已經達到了一定規模和救治能力,所以1931年4月,方志敏以代政委的身份第一次率領紅十軍入閩作戰時,他的傷病員就留在張山頭紅軍醫院救治、養傷。在童慧真的回憶錄《閩北蘇區婦女斗爭片段回憶》講到:赤石一仗的幾百個傷員全部由坑口區八百多個婦女輪班抬送和照顧,二天之內把幾百名傷員轉送到三十五里路外的張山頭紅軍醫院去治療。沿途村上的婦女則送上茶點慰問傷員……方志敏的夫人——繆敏在《紅十軍第一次進軍閩北散記》中寫到:“方政委是一貫關心同志的,特別是對傷病員更為關心。在打赤石街時,許多同志受了傷,方政委都親自到他們身邊去慰問,并告訴他們說,他們的寶貴鮮血是為蘇維埃政權流的,上級會盡最大力量替他們醫好。傷員們很為感激。當紅十軍決定回贛東北時,準備把傷員留下,于是方政委又隨帶公款和兩挺機關槍,前往醫院慰問。當時我軍的紅色醫院設在崇安張山頭村,這是一座高山,周圍是密密的樹林,只有幾十戶人家,風景幽美,十分安靜,是個療養的好環境……方政委留了一個特務營在這里保護醫院……”方志敏代政委將紅十軍的傷員留在崇安(今武夷山)張山頭養傷,足見張山頭不僅是一處療養的好地方,而且也進一步說明它已經達到了一定的規模與救治能力。

  在張山頭村,幾乎在每所古民居的門口,武夷山黨史部門都給它們掛上了牌子。

  1931年1月,在坑口成立了中共閩北分區委員會、閩北分區革命委員會、閩北分區軍事委員會。肖韶任分區委書記,鄒琦任分區革命委員會主任兼軍委主席,李靜愚任參謀長,黃富武任共青團閩北分區委書記。1931年7月,閩北分區在新到任的閩北分區書記黃道主持下,于1931年7月上旬,在坑口召開了具有歷史意義的第一次擴大會議。7月11日,閩北分區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在坑口召開,宣告閩北分區蘇維埃政府正式成立。9月,閩北分區黨政機關遷往大安街。1931年秋,閩北分區委書記黃道同志學習中央蘇區紅軍醫療衛生事業的經驗,著眼于閩北革命戰爭需求,為使紅軍醫療衛生機構更好地為革命戰爭服務,將上梅暴動后設在張山頭自然村(大安與坑口中間)的紅色醫院原醫療設施基礎上改建為閩北紅軍中醫院。醫院內設辦公區、門診、內科、外科、住院、西藥房、中草藥房、中草藥房保衛部等部門。醫院人員配備設院長、政委、醫務主任、醫生、中草藥醫、看護長。所以每棟房子都發揮了它應有的作用。

  閩北紅軍醫院的藥物器械來源:1、從戰爭中獲得,2、從白區購買, 3、就地取材。當時蘇區特別奇缺的物品,要算是西藥,群眾生病主要服中草藥。崇安蘇區軍民在紅軍中醫院醫務人員的指導下,既學會了許多使用中草藥治傷、治病方法,又通過采集大量的中草藥支援紅軍醫院,為支持戰爭、為發展蘇區醫療衛生作出貢獻。

  閩北紅軍中醫院主要任務是為軍隊服務,但同時也為蘇區的工農群眾服務。張山頭紅軍中醫院先后收治過包括方志敏率領的紅十軍兩次進軍崇安的傷病員,還收治了北上抗日先遣隊送來的傷病員。1934年9月,北上抗日先遣隊到浦城,部隊在浦城的古樓休息了兩天,留下五團2營4、6兩個連,由團政委洪家云率領護送100多名傷病員到達閩北紅軍中醫院,將傷病員安置在張山頭的紅軍中醫院救治、休養。

  醫院的服務人員和醫療擔架隊由崇安蘇區的工農群眾承擔。期間,婦女們還組織義務洗衣隊,到醫院幫助傷病員洗衣服。當年的張山頭是一個擁有500多人口的大村,傷病員的衣、被等都是村里的婦女們洗的。有一年因為痢疾,被送往張山頭紅軍醫院的病人較多,原來的病房住不下,又加蓋了一棟二層樓的病房。村里的婦女來不及洗衣服,于是外村的婦女去支援,我的外婆曾經也是婦女洗衣隊中的一員。婦女們一邊洗衣服還一邊唱紅軍歌:勇敢的紅軍們,勇敢的紅軍們,你是我的哥,我是你的妹,送來干菜,送來香茶……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長征后,地處閩浙贛邊區的閩北紅軍游擊隊進入3年游擊戰爭的艱難歲月。張山頭閩北紅軍中醫院一直留在崇安(現武夷山)老根據地:中醫院由張山頭轉移到大安上東坑的森林里,堅持治傷治病。后從大安的上東坑轉移到西際地源方向的雙溪口和龍東門之間的大山里。幾個月后,因國民黨反動派的進攻,醫院跟隨閩北分區司令部、兵工廠由西際遷到崇安嵐谷北面的銅缽山中。

  1936年冬,閩北戰局又起了新變化,中醫院已無力接收傷病員。為了使這個醫院能保存下來,醫院實行化整為零的辦法,將醫務人員和傷病員分成若干個組分散活動,跟隨部隊打游擊。

  這所閩北紅軍中醫院,經歷了閩北蘇區初創、發展時期和3年游擊戰爭時期,直到抗戰爆發,隨著戰局的轉變,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

  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醫院舊址不多,但有一處遺跡很特別:一扇孤立的大門傲然挺立在風雨中幾十年不倒,就好像是人的信仰,只要信仰在,靈魂就在!

  每次到張山頭,村里的這十幾位老人都會熱情地跟我打招呼,因為我從2014年11月第一次走進張山頭村考察時,便感受到了村民的熱情與純樸,我當時太感動了,回家后馬上寫了一篇隨筆《紅土地上的純樸民情》發表在網絡和《紅土地》雜志上,開展了對張山頭的早期宣傳。從此張山頭的老人們對我除了熱情之外,還有一份親切感。所以每次我帶客人到村里,他們會很熱情走出家門,跟我以及我的客人打招呼,甚至有時會送上鄉村的土特產品,如地瓜干、楊梅干等,還會燒一壺茶,來招呼我的客人。他們不僅純樸,而且還沿襲了蘇區時期的優良傳統。雖然在這高山村莊生活不方便,但他們舍不得離開這個有300多年歷史的村莊,更舍不得腳下這塊守護了幾十年的紅土地。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被感動到,但我每次來,都會有不同的感觸與收獲,內心都不平靜。想知道這是為什么嗎?這就是我要跟大家講訴的缺子凹戰斗遺跡與紅軍無名烈士墓冢群。聽完以后,你們就會明白誰來保護醫院以及醫院中醫治無效而去世的傷病員們安葬在哪里了。

  二、張山頭上最激烈的戰斗

  在這海拔860米左右的缺子凹口,橫臥在竹林中近1米深的戰壕不僅依舊清晰,還留下了戰爭的記憶。

  盡管張山頭村曾經歷過一些大小的戰斗,但最激烈的一場戰斗卻是在閩北分區黨政軍機關和紅軍中醫院撤退之時。1935年1月以來,敵人瘋狂地進行圍剿。黃立貴帶領原紅7軍團的58團來張山頭協助保衛閩北紅軍中醫院,掩護醫院和其他機關隨大安的閩北分區撤離。58團在張山頭英勇地打了一天的反圍剿伏擊戰,雖然贏得了撤離時間,使傷病員、醫院各部門和其他各機關安全轉移,也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但團政委陳一同志身負重傷犧牲了,醫院建筑物大部分被敵軍燒毀。《南方三年游擊戰爭》一書中,饒守坤在《閩北紅軍虎將——憶閩北獨立師師長黃立貴》一文中記載了當時發生在張山頭的戰斗場景。

  文中說:閩北分區委撤離大安時,原閩北獨立師師長黃立貴率58團在張山頭英勇抗擊敵45旅的進攻。戰斗打的相當殘酷,黃師長沉著冷靜,指揮若定。

  下午3點,經過激戰的張山頭籠罩在一片硝煙之中,樹枝在燃燒,發出噼噼啪啪的爆裂聲。敵人十幾次猖狂進攻均被我軍擊退,敵尸狼藉,我軍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黃立貴師長站在一顆大樹下,目光冷峻地望著北面的大安,計算著部隊撤離的時間。

  突然,一聲呼嘯,一顆炮彈削去了大樹的半拉樹頭。緊接著,炮聲隆隆,彈片亂飛,敵人又發起了進攻。

  戰士們緊伏在前沿上,黃立貴師長命令部隊注意節省彈藥,等敵人靠近了再打!敵人嗷嗷嚎叫著瘋狂地往上沖,僅50米。“打!”黃師長一聲令下,機槍憤怒地吐出火舌,手榴彈一排排地飛向敵群。前面的敵人垮了下去,但在督戰隊的威逼下又反撲上來,連敵人的預備隊也沖了上來。

  黃師長貓腰跑到團營長饒守坤的跟前說:“你看,敵人拼命了,預備隊都上來。你快帶部隊向敵人的側翼迂回打亂他們的陣腳!”

  饒守坤迅速躍起率領部隊趁著煙霧,借著樹林的掩護,向敵人的側翼迂回攻擊。敵人陣腳頓時大亂。

  這時,黃師長率部以泰山壓頂之勢撲下來與敵人肉搏,激戰中,陳一政委負傷,昏倒在血泊中,一群敵人端著刺刀圍上來欲加害他。黃師長見狀,大喊一聲:“政委”隨即幾步跳躍,手起刀落,劈到兩個敵人,嚇得余敵紛紛四散。黃師長扶起政委,斜背在肩上,指揮部隊沖殺……戰至黃昏,敵人潰敗。

  戰斗結束后部隊迅速轉移。黃師長親自抬著陳政委,幾個戰士搶上來換他,他拒絕到:“政委可能有話。”行進到一片小樹林里,陳政委強忍著巨痛,仰起頭斷斷續續地說:“老黃,我不行了……你要保重……帶好這支部隊。”說完,陳政委犧牲了。黃師長淚水奪眶而出,放下擔架,拔出手槍,向著鉛灰色的天空扣動了槍機:“砰砰砰!”槍聲在沉寂的山谷里回蕩,向犧牲者致哀。目睹著這悲壯一幕的戰士們,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靜。

  饒守坤的那段回憶,還原了當年發生在張山頭村的一場殘酷的戰斗,書寫了黃立貴師長驍勇善戰的大將風范以及饒守坤中將的戰斗足跡,更是清楚地告訴了我們:原紅7軍團58團政委陳一就是在張山頭保護閩北紅軍中醫院和閩北分區安全轉移的激戰中身負重傷后犧牲的。

  2019年清明節前,在古戰壕邊上建了一堵“張山頭紅軍先烈永垂不朽”的紀念墻。這堵墻,不僅紀念了歷次在張山頭戰斗中犧牲的英烈,更是紀念了在張山頭紅軍中醫院中醫治無效而犧牲的傷病員們。

  三、紅軍烈士無名墓冢

  戰壕附近的竹林里,那綁在一片片有編號的竹片上的紅飄帶,如果沒有走近,也許不知道那代表著什么含義,只有走進張山頭的叢林之中,才會知道其實那是一座座紅軍墓的標記。張山頭是目前在武夷山發現的唯一存留著的紅軍烈士墓葬群的地方。

  2016年,當地村民在山上勞作時,發現了一塊刻有“紅軍墓、三一年立”和五角星的石碑。經黨史和文物部門多方查證,最終確認:這里埋葬的就是紅軍。經核查,1935年1月前,許多紅軍將士埋葬于此,形成了規模龐大的墓葬群。截至目前,已經發現1343座紅軍墓,但對紅軍先烈的追尋仍在繼續……張山頭紅軍墓群,2018年被列入福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9年被列入全國文物保護單位。

  長眠在此的烈士們,他們沒有姓名,沒有番號,沒有銘文,1343座先烈遺存,在這竹林之中共同站成一座永恒的軍陣。那與山將融為一體且幾乎消失了的烈士墓葬群中,那座風化嚴重的1931年立的刻有“紅軍墓”三個字的石頭——就是長眠在張山頭的無名烈士們的共同墓碑。

  1931年2月,敵福建保安處成立,部署省防軍分8個區圍攻紅軍,對閩北蘇區又發動了第二次反革命軍事“圍剿”。閩北獨立團集中優勢兵力,發起對大安守敵的進攻,減輕敵人對坑口的軍事壓力,收復了漿溪、長灘等崇安西南部的大片蘇區。2月25日,閩北紅軍獨立團與敵錢玉光部在崇安(現武夷山)西際的沙渠洋(與張山頭僅一山之隔,常有人誤將張山頭說成是沙渠洋)激戰,閩北紅軍獨立團第一任團長謝春篯英勇犧牲。謝春篯犧牲后,贛東北紅十軍派來了第二位團長潘驥。1931年3月,閩北獨立團第二任團長潘驥在攻土屋時,被子彈打破了全個嘴巴,被抬張山頭紅軍醫院治療,三天就犧牲了。因為潘驥在閩北的時間比較短,所以閩北人把這位團長的名字給遺忘了。張山頭的老百姓只記得有位團長被子彈打破了全個嘴巴,被抬張山頭紅軍醫院治療,三天就犧牲了,但叫什么名字卻不知道。因為潘驥團長的墓門也是三塊青磚,所以沒有人知道,長眠于此的閩北獨立團的團長墓冢是哪座。潘驥團長的子孫也因為地名定位的錯誤,經過了兩代人80多年的尋找,直到2019年清明前夕,在江西、福建兩地黨史部門和愛心人士的協助下,潘驥的孫子潘迪淵才最終確定了他爺爺潘驥的長眠地——武夷山張山頭。潘迪淵無法確認爺爺的墳塋到底是哪一座,只好帶著一捧曾被鮮血染紅的黃土回家。他說,爺爺和戰友們已經化作了青山,“這漫山遍野都是他的英魂”。

  三塊青磚,一個編號,一根紅飄帶,標記著一座紅軍墓。作為一名革命史的義務講解員,每次看到這一場景,內心都會很沉重,甚至有種想流淚的感覺。先后安葬在此的人員,包括閩北紅軍中醫院醫治無效的紅軍傷病員、在張山頭戰斗中犧牲的紅軍官兵、赤衛隊員、蘇區干部、被錯殺的“改組派”和“AB團”人員等。開始,犧牲者還能得到村民用木板釘成的棺木送到離醫院和村莊較遠的山上按民俗安葬,并砌有3塊青磚壘成的墓門。到后期,因村里的青壯年都去參軍,只有老人、婦女和兒童留守,再加上蘇區被封鎖,紅軍中醫院更加缺醫少藥,傷病員死亡率也提高,因而只能將犧牲者抬到后門山成批就近簡單安葬,甚至有幾尸一穴的情況。因而形成了頗具規模的紅軍無名烈士墓葬群。

  紅軍墓群寄托著蘇區人民對共產黨、紅軍深厚的情感。清明祭掃、中元焚香,當地村民80多年來從未間斷。自2016年的一次山林普查中,眾多無名紅軍墓葬在張山頭被發現。此后,武夷山市每年清明都會在這里舉行儀式,祭奠在革命斗爭中英勇犧牲的先烈們。為傳承弘揚英烈的革命精神,2017年,武夷山市拍攝了《青山埋忠骨,魂歸會有時》電視專題片,硬化了小漿村通往張山頭的機耕路,保護張山頭紅軍墓群遺址遺存。在省、南平市的關心支持下,在武夷山全市上下的推動下,張山頭紅軍墓群被列入全國文物保護單位。張山頭紅軍中醫院也被列入全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行列。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尸還。我們唯有用一份真誠的心來表達我們的深深地敬意與尊重,以告慰英烈。

  (武夷山市老促會 張珍秀)

相關閱讀:
武夷山市關心革命“五老”生活困難
電話:010-63838697、010-63838724 郵箱:lqjsbjb@126.com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ICP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MG幸运熊猫登陆 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亿客隆 山西泳坛夺金近1000期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 莱特币交易所 湖北麻将下载 山东时时彩走势一点击进入 南粤风彩26选5今日开奘 十一运夺金号码走势图 500万完整比分网 六红斯诺克比分直播 1713网络游戏千炮捕鱼 微乐辽宁麻将商城在哪里 棋牌游戏特效 好运彩票公司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